当前位置:
首页
> 税收宣传 > 税苑风采
 
 
游滨州杜家大院沐世代勤廉门风——杜受田故居游记

2016-10-17 17:31:48 信息来源:滨州市地税局滨城分局字体:【

  杜受田故居,是清朝咸丰皇帝恩师杜受田及家族众多名臣的旧居,当地百姓习惯称之为杜府、杜家大院,就坐落于素有“九朝齐鲁重镇,千年凤凰古城”之称的滨北。杜受田家族被誉为“滨州第一家族”,跨越明清两朝六百年长盛不衰,以“一门十二进士”、“四世六翰林”、“四代为相”、“满门皆清官”而闻名华夏。伴随着讲解员的介绍,我们穿越时光,徐徐拉开了杜家大院的历史帷幕。
  故居大门向东而开,青砖灰瓦,简朴典雅,不仅没有将相府邸的富丽堂皇,就和一般官宦人家相比也有些寒酸。进入大门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正上方并排悬挂的“方伯第”、“相国第”两块牌匾。方伯,是指曾任湖广、江西布政使的八世祖杜诗;相国,也就是咸丰皇帝的恩师、协办大学士杜受田。北面山墙悬挂“传胪”、“会元”两块牌匾,南面山墙上悬挂 “亚元”“御赐”两块牌匾,二门内悬挂着一块“祖孙父子兄弟伯侄翰林”匾额。这些牌匾不仅是杜氏家族的功德荣誉、身份象征,也是历代杜氏子孙苦读寒窗、身经百炼的结晶。这些牌匾都挂在了大门内,更显杜家人的谦虚、低调。大门正对的是具有明清鲁北建筑特色的影壁墙,由一块块方砖垒成,墙中央雕刻一幅莲花的图案,寓意“一品清廉”。
  忠孝堂院落,为杜家商议族中大事的场所。忠孝即忠于国家、孝敬父母,体现了治家传家的理念。现在主要用作展示杜家最杰出人物及故居的整体风貌。堂中央为故居沙盘,杜家大院整体布局在此一览无余:一个完整的大四合院,内含28个小四合院,各个小套院之间门道相接,廊厦相连,院院相通。大院的开放和包容,锻造了杜家一大批清官干吏,外圆内方,匠心独具,进退自如。四周墙上依次悬挂着杜家“一门十二进士”的画像,从明朝嘉靖年间的杜其萌,至清咸丰年间的杜庭琛。其中有五个一品,分别是杜受田的父亲杜堮、杜受田、杜受田的两个儿子杜翰、杜乔以及杜受田的孙子杜庭琛,这也就是“父子五翰林”,为杜家最辉煌、最鼎盛的时期。
  聚德堂院落,是杜受田的叔叔杜埁的住宅。北屋为正堂,南屋为廉政厅,东、西厢房为杜家廉政故事的展示厅。滨州杜家的廉政文化是家族文化的精髓之一,这个院落在整个故居中占有重要的地位。北屋门厅一副楹联“权衡频执数百年,一身正气;袍笏相仍十几代,两袖清风”,两边各有一尊象征公正的獬豸,俗称独角兽,额上长着一角,能辨是非曲直,屋内有石头书,上刻《论语》中的篇章。南屋为廉政厅,通过明清杜家主要官员一览表、为官地示意图、父子五翰林履历、历史评价等图片,集中展示杜家人为官清正廉洁的事迹。廉政厅前言道:“明清时期,滨州杜家是名播齐鲁、享誉海内的书香门第,官宦世家。杜家第十二代孙、曾任山西大宁县知县的杜瑾说,‘吾家自五世而后,仕进者不一,爵封者多有,若名列太学,声誉黉宫者,尤不可枚举也。’杜家在明朝嘉靖年间子弟开始步入仕途,此后科甲蝉联,袍笏相仍,清咸丰年间达到鼎盛。”在明清两朝,杜家全族有官衔和任实职的官员共156 人,正七品以上官员近百人。从明清两朝杜家子弟为官地示意图上可以看出,从北部边陲到遥远的南疆,从渤海之滨到黄土高原,杜家子弟为官几乎遍布全国。讲解员介绍,杜家子弟勤政爱民,公正廉洁,为官一地,造福一方,所到之处都为老百姓做了许多有益的事情。滨州杜家第一位进士杜其萌,进入仕途后,办事谨慎,秉公执法,打击巧取豪夺、欺压百姓的地方恶霸势力,被老百姓视其为“青天”。八世祖杜诗被誉为“海内直臣”,曾因坚决抵制为宦官魏忠贤建祠而被罢官,后又被崇祯皇帝任命为湖广布政使,主管期间清正廉洁,上缴节余银两47万多,朝廷内外均称其廉正。晚年,他告老还乡居住在滨州城内,在1640年滨州遭遇荒年之时,向山东地方长官申请减免了滨州部分税粮,救家乡人民于水火之中。东西墙上陈列着杜家的廉政格言,其中有杜堮的“为善者人奉为法;为不善者指为戒”,杜受田的“勤政爱民,慎好恶,崇节俭,平赏罚”,既是修身养性的准则,也是对子孙后代的谆谆教诲。杜家的勤政廉洁也得到了历史的高度评价。咸丰《滨州志》评价曾任湖北襄阳县令、被《武定府志》列为循吏的杜鼒“公慎廉明,一介不取”;《清国史》评价杜堮“植品端方,学有根柢,从公夙夜,克励精勤”;《清史稿》评价杜受田“秉公端正,励节直清,经术渊醇,体用兼备,品端学粹,正色立朝”。可见,杜家勤廉之名口碑流传,彪炳史册。
  杜家为何能够跨越明清两朝代出人才、满门清官?为何从这座宅院走出的杜家子弟,上至堂堂朝廷重臣,下至卑微小吏,都无一不清正廉洁、公正无私?到着深深的思索,我们穿过杜家小胡同,来到净明山房。净明山房是杜家子弟们读书学习之地,为八世祖杜诗所建。子孙的成就和祖先开创的风气有很大的关系,历代杜家传人的勤奋好学,薪火相承,铸就了杜家博大精深的家族文化。咸丰年间的《滨州志》说:“山左称文学世家者,当首推滨州杜家。”杜家从明朝万历年间到清朝同治年间诗书世代相继,书香绵延,源远流长,有文学作品传世的有30多人。如杜受田的父亲杜堮,终身治学,一生著述非常丰富,作《遂初草庐诗集》,另有文集20多种,总名为《石画龛论述》。北墙供奉孔子画像,其两边对联“蒙学养正,知书尚礼”。西墙文字选用《论语》中孔子之教诲。 U型碑廊篆刻杜家《述训》精华警句。道光七年(1827年),杜堮将杜家历代教育思想精华整理成《述训》,提倡“学优则仕,不优则不仕,优亦不必仕也”,“官可以不做,书不可不读”,“教子以身不以言。非不以言也,所言皆其所行耳”,“人之于学,终身焉而已矣。谓其身既终,则学亦止也。吾谓终身焉而犹不已者,教子是也”。杜家认为“学”大于一切,他们把学习作为为人处世、修身、持家、建功立业的基础,放在最重要的位置。从中可见,杜家的教育,不是一味的迫促子女追求高官厚禄,而讲求的是读书明理。悬挂于家塾之上正房之楹联“不染似莲花经世何妨出世,真空如水月禅机即是文机”,全然呈现了杜家办学校兴教育宗旨和目的,也是杜氏家族教育思想的体现。同时,杜家倾全力提供最好的条件,拜名师、教名徒,教育子弟要坚持“终身学习,终身教育”,真正的目的还是培养能够光宗耀祖、兴国安邦的 “豪杰之士”。 杜受田在此熟读儒家经典著作,17岁考中秀才,24岁考取举人,37岁以会试第一名、殿试二甲第一名成进士,后被道光皇帝看中,成为四皇子奕詝也就是后来咸丰皇帝的老师。这些家族教育理念,可行的教育实践,形成了世代相传的清白家风,支撑着杜家代代英才辈出、长盛不衰。
  途中,讲解员还给我们提到了“爷爷陪孙子”的趣事:杜家用餐时年龄和辈分最小者做首席,年龄和辈分最高者做陪,是尊重后代、希望子孙昌盛、表示后继有人。这与我们现在“小皇帝”似的溺爱是不同的。其实,杜家教育理念的不同之处,还表现在不但重视男子教育,更重视女子教育。杜家女儿居住的绣楼,是杜家大院唯一的二层砖木建筑,也是杜受田故居的标志性建筑,楼下生活居室,楼上琴棋书画。绣楼门前抱柱有一对楹联“一室鸣琴千古意,高堂挟瑟百年心”,是杜堮所创。他认为只有高素质的母亲才可以教育出高素质的孩子,希望自己家的女孩也像男子一样德才兼备。杜家姑娘不缠脚,杜家的媳妇进门先要放脚。姑娘、媳妇都要读书识字,琴棋书画样样精通。杜家姑娘嫁到婆家以后由于受到过良好教育,见多识广,往往成为家庭的决策者。
  杜受田故居主院,是杜诗建于明朝万历年间,三间正房,东西各三间厢房,是故居中最核心的院落。从这个院落中走出了杜家八位进士、五位翰林和一代帝师,是杜受田青少年居住、生活的地方。进入主院有两道门,一道是中庭门,主人及亲朋好友通常由中庭门进出主院。中庭门上悬挂“厚德堂”的牌匾,取意“厚德载物,以德待人”。中庭门上一幅“事事如意”的砖雕,两只幼狮与母狮嬉戏,其乐融融,寓意杜家老幼尊爱,和谐相处。另外进出主院的还有一道造型别致的垂花门,在当时只有来了贵客才将这个门打开。北面是翰林堂,是杜家接待朝廷官员和文人墨客的地方,距今已有400年之久。客厅门厅正中上方悬挂着“翰林”的匾额,旁有杜堮亲书楹联“该通六经旁贯百氏,润色王道发挥圣门”。杜堮及子孙、重孙四世五人都进了翰林院,故此翰林堂之名、之匾当之无愧。进入大厅,正中上方悬挂着咸丰皇帝御书“期颐衍庆”的匾额和“教忠学懋延三世,锡羡恩隆历四朝”的对联,赞扬杜堮、杜受田、杜翰、杜乔祖孙三代四人都是学识渊博、忠于国家的正直之臣。东面道光皇帝御书“教忠笃庆”匾额,褒奖杜堮学识渊博、品德高尚,桃李满天下。西面咸丰皇帝御书“达尊锡类”的匾额,是对杜家老臣最高评价和赞赏。东厢房为杜受田住所。杜受田为官清廉,从来没有自己的府第,与父亲杜堮同住一处寓所,就住在此院东厢房内。杜受田遵循为学“安贫、立志、博采、勤勉、宁静”之道,为人“孝、仁、信、礼、敛”之道,为师“垂范、传道、养气、融通、博引”之道,为官“忠、勤、正、慎、廉”之道,一生勤政廉洁,鞠躬尽瘁。杜受田任户部左侍郎时,整顿三库(银库、缎匹库、颜料库),在户部逐步形成了廉洁奉公之风。杜受田作为帝师不仅传道授业,更注重以身垂范,讲论经史,融贯古今,务使其深明理道。据说一日奕詝没有完成日课,他责令他跪地,大声训斥。恰巧路过的道光皇帝,爱子心切,隔窗说道:“读书是君王,不读书也是君王,大清天下马上得。”杜受田应声回敬:“读书知理是明君,不读书知理是昏君,一统江山马下治。” 道光皇帝一听幡然醒悟,赶忙进屋撩衣跪倒在孔圣人画像前。咸丰帝登基后,面对国库空虚、吏治腐败、民变频起、西方列强虎视眈眈的局面,时时向师傅征求意见。杜受田辅弼新君,殚精竭虑,协助咸丰皇帝整治吏治,罢黜穆彰阿等议和派佞臣,上疏力荐刚正有为的林则徐、抗英有功的周天爵。但是当时的大清王朝风雨飘摇,根基已腐朽不堪,一个杜受田又怎能阻挡大清的衰落。咸丰二年,杜受田赴江南、山东赈灾殉职。咸丰皇帝亲临杜受田住宅祭奠,因房屋低矮,轿子进不了门,皇帝只能步行而往,抚棺高声大哭。圣旨曰“呜呼,卿之不幸实朕之不幸也!”谥“文正”,“文正”是封建时代对臣子的最高谥号,是人臣的典范、百姓的楷模。大清王朝三百年,仅有八个“文正”。
  转至故居西南角,进入一道小门,一个独立的农家小院呈现在我们眼前。正在我们疑惑之时,同事说这就是当地有名的“刚柱子”。清朝嘉庆、道光年间,杜家扩大旧居,以优厚的价格收购了周围地皮,大多数乡亲愿意迁出,只有西南角的刚姓人家无论如何也不愿让出。杜家人迫于无奈便给在京城做官的杜堮写信。杜堮回信说“自家修房屋,不准难为乡亲”。于是,刚家便留了下来。杜刚两家人世代为邻,刚家也是兴旺发达。同去的赵所长介绍,刚家的一位后人,曾在杜受田故居工作,前几年刚刚退休,他的女婿还是我们滨城分局的税务干部呢,就是市西中心所的副所长王志胜。哦,是他!我不禁会心一笑,他可是我们地税系统的优秀共产党员,“纪律行动”的模范典型,一直扎根基层,成绩突出,前几天还给他整过事迹材料呢。看着眼前的农家小屋,我们感叹不已。
  我们还去了太康第、荣德堂、大同客栈、杜家祠堂、白马厩等景点,因时间关系匆匆而过,来不及细细品味,甚是遗憾。
  “一座杜家宅,明清两朝史。”透过杜家子弟事迹,感受杜家人的为学、为人和为官之道,我们也探寻到了杜氏家族六百年来长盛不衰的答案。数代杜家为官史,一部清正廉洁篇。他们志存高远,谋道而不谋食,为官的终极目的是为了实现政治抱负;他们志趣不凡,秉承“官可不做,书不可不读”的祖训,独拔与世俗;他们严于律己,不违义以干进,不趋利以辱名;他们以俭养德,面对物质的诱惑,淡然无欲。这一切不都是来源于世代相传的清白家风、来源于坚实的家族教育吗?
  国望廉吏,民盼清官,古今皆然。



打印此页】【关闭窗口

 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